自議事堂離開,方才一直沒有發言的端木英隨後走出。
  一前一後,各自沈默。

  接近丞相府門口,端木英突然出聲:「為了不屬於自己的過錯而道歉,你不覺得很刻薄嗎?」
  卜晏產止步回望,眉頭深蹙。
  端木英沒再多說,以原來的速度步走離去。


  才出丞相府,遠見宰夷齊緩緩前來。
  「宰將軍!……」話還沒開始說。

  對方已經回道:「唉,怎麼辦才好?我負責的地方,強風把草人都吹散了。兵士們想守衛,都守衛不了。」


  ■      ■      ■      ■      ■      ■


  「你不是說,會把草人重新立好?」將丞正坐覽著另一份奏摺。
  有點突兀,怎麼忽然被問到。「是,不過……我的下屬說,技術上有點困難……」

  「困難?」放下手中奏摺,目光直望過來。
  要怎樣接下去好?「因為他們說,想把稻草人立得美觀好看,實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。過去也沒人這麼做過……」

  「好看?美觀?草人什麼時候需要講究外觀的!?」
  嗯嗯,這應該是個誠懇的答案。「不然,冬天裡在田裡架設稻草人,還能有什麼用處?」

 

(發表於外傳2-3之後;民國90年8月14日初稿)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