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姓廟中,無奉神像,廟徒四壁、刻滿百千姓氏。

  男子閉目默禱。

  □      □      □      □      □      □

  宰夷齊匆匆步入:「原來你跑到這兒,有人可擔心你呢。」
  「她的反應,我知道……。就該是那樣,否則,當年她怎會遺棄我呢?」輕啟眼,淡微笑,男子沒回身,「不用擔心,沒事、沒事。」

  「真沒事?」宰夷齊挑眉,「那來這裡是為了還願,還是為了感謝上天讓你母親當初拋棄你?」
  緩緩轉過身來,帶著苦笑:「你這是在責難她,還是刻薄我?給我一點時間平復心情吧。」

  「恨她嗎?」
  「恨,曾經。後來是更多的難以面對。現在……該說是遺憾吧。」低下頭來,緩緩踱步。「不過,你說對了,當初知道她反應的第一個想法,就是想來這廟謝天,謝天、千年前讓我被她遺棄……。」


  「……但,也是因為被她遺棄,才有可能遇到義父師傅吧。」緩緩踱步到廟壁前,手撫壁上文字。「真該謝天的,是能遇上義父師傅。」

  「聽說你的姓名是他幫你取的?」
  「荒野間拾遇病中昏迷的我,照顧、養育,愛護更勝血親。」望著壁文,目光焦距遙遠的地方。「後來他問我名姓,我說我不知道……。」


  「就在這百姓廟,義父師傅帶我擲籤命名,籤現『文』『生』,」男子微笑,「後來擲籤取姓,籤卻落兩支,是『卜』與『晏』。」

  「結果,竟用『文生』二字,合出『產』嗎?真有意思。」宰夷齊知聞對方的名字是擲籤取命的,但曉得細節後卻也不禁一笑。


  「呵。曾問自己,喜這名字、愛這名字,是因為它是義父師傅為我取的?還是因為它與我親生父母毫不相干呢?」男子目光輕移到對方身上,溫和卻又銳利。

  「不過,這並不是最有意思的姓名,後來發現,更有意思的名字,是由三個姓氏合成……」貼靠廟壁,側身反手扣點三字,「宰、夷、齊。」

 

(發表於外傳2-3之後;民國90年12月23日初稿)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