項伯夜馳而來,私訪張良:「不走,你只會跟劉邦他們一起死。」

  「我為韓王護送沛公入關,而今沛公遇急難,若只顧自身逃亡,毫無義氣可言,我不能不知會沛公。」原本張良已打算向劉邦辭行,項伯突然夜訪,卻反而讓他停留。

  見劉邦,張良轉告一切。劉邦大驚:「這該怎麼辦才好?」
  張良建議劉邦,向項伯說明,絕對不敢背叛項羽。

  「你怎麼會和項伯有交情?」劉邦疑問。
  張良一語帶過:「當年項伯殺了人,我曾救過他。」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  項伯聽信了劉邦說辭,三人共飲。

  「他最近還好嗎?」項伯偶然問張良。
  「幾個月前探問時,壯士平安依舊。想來秦滅後,應是安全無虞。」
  劉邦一旁聽得莫名其妙:「你們是在說誰?」

  「沛公不知道嗎?我們就是因為他才認識的啊。」項伯險些被酒嗆到,不可思議地看向張良,「難道子房沒對沛公提過刺秦壯士嗎?」
  張良搖搖頭,「秦未滅之前,刺殺嬴政這件事,我沒敢對任何人說。說出來、一百條命都不夠死,要不是你因救壯士而……」

  「若非聽他親口說,我還真不信你就是主謀。」項伯岔斷對方,「話說回來,你究竟知不知道他的姓名?」
  「我稱他為壯士,他稱我為公子,這樣對彼此都比較安全。」張良飲盡杯中酒,「不是不信任他,而是萬一我被抓、就不會連累他。」

  「也對。」項伯點頭;接著又搖頭:「不過,你啊,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。長得斯斯文文,看來比女子還秀氣,謀事卻比莽夫更衝動。」
  被項伯說是衝動,張良無奈笑了笑。

 

  「秦皇令天下大索十日的刺客,竟然是……。」劉邦難以置信。皺眉看向張良:「說出來,一百條命都不夠死的事,你卻去做了!?」

  「滅暴秦,就算真得死一百次、我都非做不可。」斬釘截鐵,張良毫不遲疑。
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驚險自鴻門宴脫身。而後項羽封劉邦為漢王,統治巴蜀。張良再透過項伯,幫助劉邦取得漢中。
  張良向劉邦辭行,同時建議對方燒毀棧道,示意天下不再歸還。

  「真是非走不可嗎?」臨別前一天,蕭何來見時,張良正在翻閱對方從咸陽所取得的律令圖書。
  張良放下手中書簡,輕點頭:「我很擔心韓王的安危,而漢王目前並不需要我。」

  「子房兄怎這樣說,眾人皆知此番能順利破秦軍、下咸陽,皆是仰賴您的謀策;這次若非您在,項羽早就發兵攻打我們了。」
  蕭何曾經懷疑過,張良其實是女子;但他的智謀與膽識,卻又不像。而劉邦對他的態度,更讓蕭何放棄了這想法。真是女子,劉邦怎可能未追求、不染指。

  「蕭丞相過譽了,一切是漢王與諸位將軍的功勞,在下只是略盡棉薄之力。」張良說得謙遜,心中決意卻沒一絲動搖。「如今秦楚戰事結束,往後天下將是楚漢之爭……。」

  蕭何靜聽張良分析敘說。
  「因此,眼前漢王最需要的並非謀士,而是將軍、一位能與項羽抗衡的將軍。」

  「可是怎麼知道,誰是這個人選?」蕭何直問。
  「就問他,為何我請漢王燒毀蜀道?」張良展開身旁的地圖,用手指劃過陳倉。「再問他,當如何帶漢軍出巴蜀、定關中?」

  蕭何神情似懂非懂。「其實您早已有腹案了,不是嗎?為什麼不親自帶兵呢?」
  「力不從心啊。」張良輕輕嘆了嘆。每月都要病一次的將領,兵士是很難服氣的。

 

  此後、蕭何月下追韓信,劉邦登臺拜大將。
  恰應合他提示,韓信明修棧道、暗渡陳倉,漢軍還定三秦、據關中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王奇
  • 嗯,之後要忙其他事情,暫時不會寫下去了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