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立民得到消息後,連忙趕赴韓地。他在舊韓相府找到張良,並轉交韓王成託付的錦囊。

  重返故居,張良已尋回往昔家僕,府邸內外正逐步整理修繕。


  廳堂中,張良雙手顫抖地拆開錦囊。但見帛書一封,他再也握不住。
  韓立民為他拾起,幫忙攤開。

  「你的心意,我銘記;但我不能、為君留。」帛書上字跡俊秀。
  韓立民不禁看了對方一眼。
  那正是當年決意刺秦,張良向韓成辭別時所寫。

  恍然醒悟,張良慘然而笑。「怪不得他要我先回來拜祭家人,把秦滅的消息告訴……」
  如今卻是韓成捨生,要讓對方不再受制於項羽。


  韓立民將帛書交還。
  收折時,張良發現背面淡淡勾勒了一朵蘭花;卻非送出時原有。
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為避人耳目,張良刻意選擇秘密小路。
  馬車一路顛簸。車廂內,張良與韓立民並肩而坐。

  見對方用左手按壓太陽穴,韓立民關心問:「不舒服嗎?」
  「不礙事,我可以繼續趕路。」張良輕搖頭。

  「真要去投靠劉邦嗎?」韓立民緊皺雙眉。「韓成值得你這樣做嗎?你就不考慮同我……」
  「如果在太平世,韓成會是最好的王。」張良堅定地說。「項羽得為他的死付出代價。」

  「最好的王?若非他空談仁義、泥古不化,你輔佐他時,怎會拿不回、守不住韓國?」韓立民忍不住質疑。

  「因為這是亂世,而他不願採用計謀。因為這是亂世,聖王難存;能存活的,只有我這種滿心權謀、滿口謊言的人吧。」張良別頭看向窗外,抿嘴不語。

 

  「這些年來妳還好嗎?」沉默半晌,仍是韓立民先開口。「妳心裡是不是……怨怪我?」

  年少時張良常仿弟弟扮作男孩,四人因年紀相近,總是共學同玩。在弟弟死後,張良離開韓地,也與韓立民失去了聯絡。直到劉邦收復故韓,兩人又重逢,但卻沒時間能如此刻般獨處。
   
  張良不解看向對方。
  「怪我當年接受妳提議,用我們的婚約、交換你弟與我妹的婚盟。」韓立民語帶歉疚。
  「我父親不在了,婚約就無須勉強了。」張良釋然微笑,「你看我不像女子,我也當你是朋友,還不如成全他們兩情相悅。只可惜……」

  「這麼多年來,妳沒有一點點後悔嗎?」韓立民顯得有些遺憾。「妳是否想過,現今妳弟與韓成都不在了,實當有人照顧妳?」

  「是啊,好多年了……沒想到已經這麼多年了。」沒回答對方提問,張良望著對方雙鬢灰白:「而我們也都不年輕了。」
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張良與韓立民來見時,劉邦正與一位將領在軍營中議事。
  將領背對,張良不識得對方身影。

  「子房、韓太尉來來,讓我來為你們引見,平定三秦的大將軍。」劉邦熱情招手。
  將領回身時,劉邦接著笑說:「我想你們都該聽過彼此的姓名了-韓信見過韓信……」

  兩人都未聽進劉邦後來介紹了什麼。韓立民看著眼前同名的青年;對方竟緊盯張良、唐突問:「我是不是見過你?」
  認出眼前正是過往一飯之緣的少年,張良卻笑著拱手致意,「想來是在鴻門宴上?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王奇
  • 為了與韓信區分,韓王信在這個故事裡都用韓立民稱呼。:)
  • 王奇
  • 其實下一篇又有點卡住了... ^^|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