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漢相持,許久未決,劉邦與項羽相隔廣武澗而對話。項羽被激怒,以弩箭射中劉邦。傷在胸膛,劉邦卻按著腳說:「惡賊射到我的腳趾。」


  劉邦因傷臥病,時醒時昏。
  這日張良來探視時,劉邦稍微清醒,暗啞說:「子房,留下來……」

  張良就在床榻旁坐下。
  劉邦無力地搭上他的手,「子房,如果我沒辦法……」
  「您當好好休息。」張良打斷對方的話,微笑安慰:「您是赤帝子,沒什麼辦不到。」
  劉邦苦笑,「赤帝子的傳說根本是……」

  呂雉與其父的漫天謊言,其實張良很清楚;但他沒料到劉邦自己並不相信。
  兩人陷入短暫靜默。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  「我有一個故事,之前沒對別人講過。」低頭沉思的張良突然說。
  劉邦依舊看著對方。

  「……那時我在下邳橋上散步,遇見一位老人。」張良憶想當年刺秦,身負重傷逃亡,後來昏迷在下邳橋。

  「老人故意讓一隻鞋子掉到橋下,回頭卻要我撿起。我忍住氣拾回鞋子,他竟要我幫他穿上……。」恍惚之間,張良感覺有人背著傷重的自己到室內,更替他治傷、餵藥。

  「穿上鞋後,老人說孺子可教,五天後天亮時,在橋上會面。但我到時,老人早已先至。」醒昏際,張良想知道恩人的模樣。


  說得很緩慢,彷彿每一句話張良都在回想。

  「老人改約五天後,而我也提早赴約,依舊是太晚……。」每當張良勉強睜眼時,昏暗室內總不見其他人。

  「又約五天後,這次我不到半夜就提前出門,過了一會兒,果然看到老人來。」決意苦撐著不要睡,張良等候恩人出現。再次失去意識前,他依稀見一青年人走近……。


  「老人餽贈太公兵法,要我好好研究,將來可為帝王師,十年後、興天下。他說十三年後,到濟北、穀城山下的黃石就是他。」張良回握劉邦的手,「我相信、我已遇見老人所說的帝王。」

  聽完對方的故事,劉邦安然一笑:「等我傷好了,我們就去濟北,找黃石老人。」


  張良靜靜坐在一旁,不再多言語。
  再憶當年事,當恩人走來,張良卻昏沉睡去,迷問著:「你是誰?」寤寐間,他夢到奇異老人……;傷漸好,張良再不見那青年人,徒留竹簡刻寫黃石所在。此後多年,他數次重返故地,均未得恩人的任何蹤跡。

  如今,他將往事當夢境深藏、把夢境作真實敘說,借以勸慰劉邦;而太公兵法則來自母親家傳,讓一切更有說服力。


  待劉邦閉上眼、慢慢睡著,張良輕放開對方的手。他望著劉邦黑髮間的白絲,想起莘念前次所說的話。
  其實先前張良就曾猜想,只是一直無從證實。當年恩人救他所用之藥,恐怕是嬴政夢寐以求的、不老藥。

  莘念察覺了,旁人是否也意識到?張良思索著……往後應如何遮掩、自己年紀與外表的落差。
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韓信一路攻克魏代趙燕,在降平齊國後,請封假王。
  張良與陳平的提醒下,劉邦強壓怒火,罵說:「大丈夫平定諸侯,當然是封真王,何必暫作代理齊王?」


  劉邦派遣張良為使者,前往齊地冊封。韓信欣喜,親自迎接款待。
  張良臨去前,不禁要問:「作為將軍,統領千軍,不好嗎?為何非得封王呢?」
  「唯有封王,我才能同他們兩個王、平起平坐。」韓信直看著張良,志得意滿地說。


  張良輕皺眉。
  那時他沒想過,韓信所說的二王,並不包含項羽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