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是偶然看到,偷偷剪貼下來...(原文是簡體字)

http://www.sengoku.cn/bbs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28032 

 

愛川清嵐  9#  發表於 2009-1-14 22:35

 

引用第1樓竹中輝夜於2009-01-14 21:54發表的:

對不起,我沒有讀懂……您想問什麼?

 

轉帖整理類似的爭議地點,主要有3個方面的矛盾:

1.如果說有野心話,在猴子死後這也是毋庸質疑的結論了,那麼如今來看,當初如水自然是看作偽裝之辭,但這樣難道不像是"此地無銀三百兩"的愚蠢嗎?這象城府極深的謀臣所為嗎?越看就越做作.如果你說一個長的反骨的謀臣,而且已經遭到別人的猜疑和妒恨了,你會這麼無聊的去高調的標榜自己嗎?

 

2.他的所為之事究竟如何卻有爭議,比如到底是鋒芒不露,還是鋒芒畢露,這點說法上,就有了矛盾.最後不一樣被猴子疏離的權力的中心,當和尚去了.那麼使猴子都產生的警覺和危機感,說明他根本就沒把殺氣藏住嘛?那他處心積慮的藏的什麼呢?豈不是失敗之極。

 

3.如果他真的有十足的野心,卻對低的離譜的封賞泰然自若,是在等待時機?這樣的等待,也許比之烏龜更有耐心?烏龜尚且有發難所需足夠的石高和資本,有野心的人從來也不會閑著吧.但黑田呢?十萬餘石,也不會去力爭應得的部分,也沒有備戰的動作(哪怕是秘密的),就算有天大的野心也不過只能帶進墳墓,一輩子做戰國的看客吧?事實上直到猴子死,關原合戰,這些都是進入政治中心的良好契機,黑田家,這位絕世軍師的表現卻並不算太積極(比起德川,加藤,石田等人那更為積極的政治態度來說)是何道理?而關原之戰,他在九州幾乎完全憑藉自己的號召力臨時召集浪人,而黑田家的主力早就被長政帶走了——他的這些所為很難為其野心做鋪墊,這含而不發的野心這個不好解釋,我假設他確實心靜如水,如同竹中一般的心地純淨,所有的這些猜測都是猴子自己疑心生暗鬼(猴子本來就喜歡嫉妒比自己優秀的人),導致不公的待遇,直到最後也許確實生出了反心(可以完全看作一個日本版的韓信),再被猴子的史官又寫進了史書,以訛傳訛,成了今天我們所知的形象,這也解釋的通,也未可知啊~~~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