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漢決戰垓下,韓信為主將,統兵三十萬,四面楚歌、十面埋伏,逼得項羽敗走,烏江自刎。
  劉邦即皇帝位,分封諸侯王。因為韓信熟悉楚國風俗,故而改齊王為楚王,建都下邳。

  韓信來到封國,便開始尋找當年的洗衣女;張良透過莘念得知消息,立刻安排人假扮洗衣婦。事隔多年,當韓信見到洗衣婦,雖存有懷疑,卻無法加以證實,依舊賞賜千金。
  不久,有人密告韓信意圖謀反,劉邦用計逮捕他,之後貶為淮陰侯。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劉邦分封功臣,任隨張良選擇齊地三萬戶。張良卻推辭,但願封在兩人初遇之地-留。

  傳言張良學習道家導引術,閉門靜修,深居簡出。然而入關後,韓信拜訪張良時,卻見一室兵書。
  「閒來無事,我向蕭相借來各家兵書。」站在書架前,張良背對來客,翻看著書冊。「您可有興趣,協同我整理兵書?」
  韓信一掃近日抑鬱心情,笑著點頭:「眾人均為分封之事,日夜爭論無休。留侯竟似局外人般,真是好修為。」


  韓信時常稱病不上朝,卻定期至留侯府,共論兵書。
  「諸家兵書中,您認為何者是天下第一計?」這日韓信突然問。
  看著對方挑戰的眼神,張良沒有回答。
  韓信輕笑說:「是『明燒棧道,暗渡陳倉』。」

  「那不在兵書中,兩者更不是一個計策。」
  「的確是不在兵書之中,但卻勝過所有書中謀略。」韓信隨意用手中簡牘輕敲桌案。「當時聽聞您燒毀棧道,我就知曉您定然留有後路……」

  張良靜待對方說完。
  「『明燒棧道』預告了『暗渡陳倉』,而『暗渡陳倉』完整了『明燒棧道』,兩者可說是一體。這無形中顯示了、我們的『默契』。」
  皺起雙眉,張良望著對方。
  見對方反應,韓信卻笑,回頭續說原本討論的孫子始計篇。


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「戰事已經結束,你竟然成日在這看兵書。」韓立民來訪時,張良亦在書房之中。
  張良放下書冊,起身相迎。「難得有志同道合者。韓信對兵法的見識天下無雙……」
  「可是皇上顧忌他。」收斂原本的笑容,韓立民擔心地警告:「離開他遠一點,免得遭到波及。」

  「他總讓我想起弟弟。」張良感嘆地搖頭,「是那麼聰明,卻又全然不知險。」
  握緊手中卷軸。韓立民直說:「淮陰侯太過自大。項羽不在,皇上已不再需要他。」
  「但、北方匈奴才是大患。我正猶豫是否上奏……。」張良若有所思。「先前建議皇上封賞最憎惡之人,以安人心,結果他卻封了雍齒。」

  「我以為你已不管朝事?」坐在對面,韓立民不自主近身問:「韓成之仇既報,你不考慮恢復身份、回韓國嗎?」
  「……皇上先前也在探問我的去留。」張良抿嘴,未再多說。


  離去前韓立民忽想起,忘將帶來的畫軸交予對方。「希望妳能考慮,讓我們重新來過。」

  「你早有妻室……。許多事錯過了,就該由它錯過。」張良輕嘆息。「張良,『良』是墓。當年誓言:『子』為獻,『房』俎陳,願神饗,復韓仇。那時既以命為獻,事到如今我不可能反悔。」

  展開絹帛,畫中女子風姿綽約、正是當年年少的自己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