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邦崩於長樂宮。張良最終未將韓信的計謀,對劉邦說破;卻是因為韓立民之死。

  張良一如常閉門靜修,莘念後來卻發現,這次他確實留在靜室、辟穀不食。再見時,張良明顯消瘦了一圈、白髮亦現。

  呂雉因先前太子之事,感激張良。宴請他時,竭力勸說:「人生一世如似白駒過隙,留侯何苦如此為難自己?」
  默看著對方、喜遠勝於悲,張良一笑,勉強進食。


  數月後,莘念準備在韓信忌日前往祭奠。張良忽問,「韓信遭夷三族,妳不一同祭拜嗎?」
  莘念搖搖頭:「以前他們看不起夫君,否則當年他怎需在河邊釣魚。若非夫君功成名就,親戚根本不會回頭相認。」

  對方離開後,張良苦笑,「背水終戰,韓信、這你也設想了嗎?三族中,就讓我救妻兒……」


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自山中回返,張良換穿女裝,入府中直往庭園。
  莘念來見,告知她近日劉盈頻來書信,相請留侯入宮。「皇上急召,留侯仍閉關不出嗎?」

  「前年毒殺趙王劉如意、凌虐戚夫人,去年欲毒害齊王劉肥,真不知太后最近又做了何事。」張良笑說,沒有抬頭。「皇上恐怕已是心力交瘁,但帝王家事,身為臣下實無能為力啊。」


  「……太后會將陛下逼上絕路嗎?」
  「誰能說得準呢。」張良繼續將帶回的蘭草,種入土中。「其實只要百姓過得好,這天下屬劉家或呂氏、是男主或女主,一點也不重要。」

  「太后若將陛下逼上絕路,那算是報仇嗎。」莘念呢喃輕問,又像似自言自語。
  「刺殺嬴政是報家仇;建一個比暴秦國祚更長、百姓生活更好的國家,是報國仇……」張良突然停止手上的動作,抬起頭看著對方。「妳果然還想著、為韓信復仇。」


  微紅雙眼,莘念不語言。
  「若袖手旁觀,讓呂雉逼死劉盈,並算不上報仇,」張良回頭再填上砂石,撥攏泥土。「……只是失信罷了。」

  莘念望著對方,想著張良的話。
  「不過劉盈已為皇上,我亦非是太子少傅。」張良起身,擦去手中的沙土。「何況我早提醒,他給了呂雉太大權力、將可誅殺任何人。」


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    □


  數年後、春暖時,莘念又見張良獨自在園中。
  種下多年,蘭花終於開。

  發現莘念走近,張良突然說:「如果我死後,記得將靜室中的黃石與素書都放入墳墓。」
  莘念一愣,「黃石與素書?為什麼現在說這些……?」

  「生命終要歸黃土。建漢至今已過十五年,此生我的心願盡已了。」張良澹然笑,「墳墓終會被盜,埋葬的都將被挖出來。黃石是對於恩人的永世誌謝,素書則是留贈後人的微薄禮物。」

  莘念抿嘴,說不出話來。
  「將我骨灰、灑在我弟弟的墳地附近,不要葬入衣冠塚中。」看對方不捨神情,張良輕拍對方肩膀。


  眼眶中淚水,不斷地自莘念臉龐滑落。
  「不疑與辟彊,往後可繼承張家或恢復韓姓,選擇韓地或歸返淮陰。辟彊也可改回原本闢疆之名,但不疑需幫我最一件事情……雖然這件事情不太容易。」風起時,蘭花香氣隨風飄散。

  拭去淚水,莘念哽咽問:「不疑能為妳做什麼事情呢?」
  「要請他犯法。罪名不能太輕,方能廢侯除國;卻也不要過重,可用錢財贖回性命。」看向蘭花,風中搖曳;張良決然說:「這是我對他唯一要求:須讓留侯、不再留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蘭臺東觀

王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Sigma Fluid
  • 耶~耶~

    原來莘念是韓愛的轉世!
    了解他們的前世今生後,感受到他們輪迴註定最後卻又為命運拆散的悵然感更加強烈了
    嗚.....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